MaryØ

过期的罐头,上个季节的风

飞虫于我来说那么小,我于建筑来说那么小,建筑于漫天的雨水来说那么小。

我在想我是因为缺乏能力缺少准备而自卑到不敢声张所有想法,还是因兴致不在于此而从不曾痴迷于结果,还是在用这种容易出戏的托词来掩盖我无可辩驳的失败。

也许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。人生怎么过才算正确?态度一定要积极吗?当庙堂之上非我所求时,曳尾于涂中真的不该吗?

到目前为止的路,我走的有意义吗?

今天我再次觉得你是个loser。不会安排时间,分不清轻重缓急,贪图享乐。时间浪费在社交网络上,忽略了家人。暴躁,因为自己的差劲而迁怒于人。妈妈帮你收拾行囊,爸爸为你睡眠停止弹奏。你亏欠他们太多。别怨没有好的环境了,分明是自己不争气。但你每次后悔过后都无用,屡教不改的蠢货。小小的甜头就让你得意忘形,真正重要的却一直视而不见。你什么都不配拥有,你自己都知道。

希望我们互为覆盖彼此弱点的盔甲,互为战刃,和绕指柔。

窝在椅子里睡觉的花臂嫌疑人打的呼噜,让我想起妈妈。呼噜呼噜出一个特别慵懒特别安心的午后。

夜雨,公子请入梦一避。

自离开那里我常常梦见它。据说梦中之人一醒来就该去找他,那梦中之地呢?

自离开那里我常常梦见它。据说梦中之人一醒来就该去找他,那梦中之地呢?